白色的柴犬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1章,暗恋解药,白色的柴犬,零点看书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黑软的发在他指尖中飘舞,风吹开头发露出红透的耳朵。

柏腾的小拇指不小心蹭了下,比吹出来的热风还要烫。

关了吹风机,他伸手揉了揉这颗蓬松毛茸的头,手感极好。

睡衣的领子很大,柏腾视线向下,看到突出的脊骨上有一个圆形的烫伤,看疤痕的形态有一定年数。

柏腾摸上去,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

突如其来的触碰,李锦程不禁绷直背,小声说:“烟,烫的。”

柏腾声音一沉,“谁弄的?”

李锦程回头,仰脸看他:“我爸爸。”

空气安静两秒,柏腾声音轻了些:“可以跟叔叔说说吗?”

李锦程下意识想点头,又想到柏腾刚才说的话,“可以的。”

“慢慢说。”

“我妈妈,走了,没回来。爸爸喝酒,喝很多,醉了,会打我。”

“害不害怕?”

“不怕。”李锦程眼睛很黑,里面有亮光,“我长大了,不怕他。”

柏腾无奈地扬起唇角,拾过他的手轻轻攥了攥,“苦都被我们小锦程吃完了,以后就是甜了。”

李锦程“嗯”了一声,嘴角的笑容大了些。

吃完王姨端上来的饭,已经过了午夜。

柏腾给李锦程盖好夏凉被,把空调温度调好。

正要走,到门口又停下来,想到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,顿了顿,回头问他:“一个人睡会怕吗?”

李锦程一怔,手攥着被角。他其实不怕,但还是小声说:“怕。”

“啪”的一声,柏腾伸手关了灯,声音从昏暗中飘过来,“叔叔陪着你睡。”

大概是真觉得他害怕睡不着觉,竟问他想不想听故事。

李锦程凑近他,“想听。”

柏腾想了一会儿,又无奈地笑,“要不还是听个音乐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想听什么?”

李锦程想了想,说:“小夜曲。”

柏腾“嗯”了一声,拿过床头的手机。他没有打开音乐播放器,而是点开garaband,选择钢琴演奏。

手指在屏幕上弹了两下,随后如同演奏真正的钢琴,弹出那首《舒伯特小夜曲》。

随着指间的跃动,他低声唱着小夜曲的谱写词,虽用流行唱腔,音准一个不落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艳(1v1虐爱)

amor

爱妻的兼职AV演出(全)

隐居士

饿狼的狩猎场:肆无忌惮的凌辱游戏

aaazjn

你正在被俘虏【糙汉文学】

头戴黄花的桃人

综 危险游戏

我吃我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