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色的柴犬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7章,暗恋解药,白色的柴犬,零点看书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相比其他人深感刺激,他只觉得片中的女人很痛苦,虽然没有声音,竟也脑补出了惨叫声。

在夏天被热醒的半夜,他经常听见妈妈痛苦的声音,和被挨打时是一样的。

江榆坐在旁边,手轻轻戳了下他的胳膊。

李锦程侧头,光线很暗,也能看清他红透的耳根。

他有些不好意思,小声说:“你不会有反应的吗?”

李锦程面露困惑,不懂他该有什么反应。

只见对方移开放在腿上的抱枕,深色的运动裤撑起一截。

江榆挠挠头,腼腆地笑:“你真的挺厉害的。”

李锦程没说话,又看向电视屏幕,似乎是放到很刺激的部分,其他人都面红耳赤,异常兴奋。

他低下头,心情依旧没有任何起伏。抿了抿唇,又抬起头问他,“看这个,必须要有反应吗?”

“也不全是。”江榆按在地毯的手不自觉向他靠近,小拇指轻轻碰了下他的手,笑着对他说:“有些人是因为喜欢的人在面前,或者联想到他,才会有感觉。”

李锦程想,他可能和其他人不太一样。

时隔几年,李锦程忽地想起这段回忆,愣愣地低头看着湿掉的裤子,粘腻感撕扯着大脑。

刚才那短短几分钟,在浏览页面时,他想到的是柏腾。

风吹进百叶窗,抚动少年的发梢。黑棕色的桌面落了几个水渍,李锦程摸了下脸,才发觉自己哭了。

去我家吗

眼泪像决堤的洪水,再也止不住。

李锦程胡乱地抹了一把,慌忙间脚碰到桌底下的电源,电脑瞬间黑了屏。

可他无暇顾及这些,把桌上的书本塞进书包里,逃似地跑出了别墅。

他没有乘公交车,一直跑,不停地跑,直到站在拥挤的“牵手楼”下。

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,顺着尖巧的下颌往下滴,水渍浸深柏油马路。

李锦程双手撑着膝盖,剧烈喘气看着面前的“城中村”,从喉咙到胸口烧灼般的疼。

仅是几天没回来,便觉得这里环境脏乱,噪声大,空气也很难闻。

果然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吃再多苦觉不出什么,稍微吃点甜,人就没了记性。

李锦程重重地叹了口气,拽正肩上的书包带进了单元门。

到了家,旁边的房子已经空了,挂着出租的牌子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一门叫做爱的课

卅肆

入禽太深(nph 高干)

放了个彩虹屁

言情spank小说

大C

娇宠外室

安页

混沌邪恶故事集

寒江雪